尋找香港「市民」:「兩百萬人」反修例的虛與實

文/張方遠

一則影片在網路上流傳,香港市民梁先生8月9日自北京返抵香港機場,遭遇到激進示威者的包圍襲擊。當他脫困後,向現場傳媒陳述親身經歷,並表達對香港這場反修例運動正當性的質疑時,一位顯然站在示威者立場的記者以「我們有兩百萬人」試圖駁斥梁先生的觀點,而他以堅定的語氣如此回應:「兩百萬人?(佔)七百萬人中有多少人?」

WeChat 圖片_20190902123830

反對派「鐵板一塊」?

這段極具反思性的對話影片,完全沒有出現在一面倒報導警方「鎮壓」的香港和台灣主流媒體。然而,當香港這場動亂持續延燒、衝突不斷升級,部分學生團體和社群網站合作喊出「攬炒」(即「玉石俱焚」),「核彈都不割席」的主張出爐後,據8月16日香港《明報》公布的民調顯示(委託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所做),同意抗議活動一定要堅持「和平非暴力」原則的受訪者為71.6%,但相較6月中旬的調查大跌11%。這說明香港社會的負面能量與激進想法正在快速積累,整場運動的臨界點是否已經翻過去,尚難驟下定論。

正是在這樣高度對立的狀態下,更有必要追究反對派所謂的「兩百萬人」論。此「兩百萬人」論是6月16日大遊行當天,主辦單位香港「民間人權陣線」(民陣)公布的數字。如同台灣的遊行或選舉場子,「誇大」參與人數是常態,藉此強化自身行動的正當性,無論是警方或學者團隊做出的估計,6月16日遊行人數約在20-40萬左右,並不如主辦單位所宣稱的「兩百萬人」。此後反對派各種已然突破「和理非」(和平、理性、非暴力)原則的示威行動,都把「兩百萬人」抬出來做為理據,合理化所有激進與暴力行為。

首先,必須要追問的是,經過兩個月的衝突和動盪,反對派口中的「兩百萬人」難道一成不變?當時走上街頭的民眾,完全沒有人在這個過程中改變一絲一毫的想法?8月5日反對派發起的「罷工」行動,在地鐵、道路、隧道發起阻擋,讓一般市民「被罷工」,影響了大部分基層民眾「討生活」的基本權益,民意顯然正在發生微妙改變;期間被部分傳媒選擇性忽略的「黑衣恐怖」,再加上8月13日香港機場發生毆打大陸記者、大規模「阻你飛」的行動,反對派內部支持者是否仍為「鐵板一塊」應受到質疑。

遊行訴求一變再變

其次,也必須進一步追問,參與「反修例」示威的市民,所有人的目標與主張難道完全一致?在7月1日香港立法會被攻佔前,幾場人數屢破香港回歸以來紀錄的遊行,主要是以「反修例」(或者是被刻意渲染的「反送中」)為訴求。此後行動形式轉為「遍地開花」,訴求主張更是一變再變,有的要求港府完全「撤回」修例,有的提出「五大訴求」(但五大訴求的內涵也前後不一,例如以「真雙普選」取代「林鄭下台」,最新增加的則是成立「獨立調查委員會」),更有甚者喊出了「光復香港、時代革命」這個近乎推翻特區政府的「革命」式口號。

也就是說,反對派所謂「兩百萬人」,各路人馬主張訴求並不一致,也正在分化之中,示威者群體既有和平也有暴力的;既有僅要求港府撤回修例,也有要求究責警隊,還有高舉美國和英國國旗的「帶路黨」,更有不斷升級攻擊性武器的暴徒。在每場遊行示威的直播影片中,和平示威者其實佔了大多數,他們僅是對於《逃犯條例》感到恐懼、對於港府應對方式感到不滿;但每當入夜、和平示威散場後,身穿黑衣、手持各種利器的激進示威者就登場,不只攻擊挑釁警方,也對「不同路」的市民群眾施以暴力。示威者的光譜、組成、想法、主張既多元又複雜,反對派和西方、台灣動不動就拿出所謂的「兩百萬人」論,就算不是假話、空話,也應該被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。

再者,隱藏在「兩百萬人」數字背後,反對派的政治企圖應該受到檢視。在許多親「黃」的媒體報導之中,暴徒或者激進示威者被穿上了普通「市民」的外衣,傳播到香港之外的消息,就成為中共、港府「鎮壓所有市民」的假象。除此之外,泛民派政客為了接下來區議會和立法會選舉的利益,甚至是「奪權」的考量,加上其他示威者希望施壓港府,爭取「真普選」的主觀願望,至今堅決「不割席」的做法,等於是一種政治上的綁架,壟斷了「市民」的話語權,更是在掩護激進派和「土獨」(本土/港獨)派的暴行。

誰在剝奪香港年輕人的未來

如同筆者在〈香港的黑霧,正在吞噬人心〉一文所分析的,香港這場運動在目標和訴求不斷被掏空弱化的情況下,「不割席」只會讓運動被激進示威者主導、把持,從而寄生在警方的鎮壓之下,以各種惡行讓警民衝突升級,寄希望於「流血」,才能讓已經空洞化的運動持續注入同情和支持的能量。

但這個態勢是相當悲哀的。示威者等於是把運動自我帶向了死亡,不只針對港府警隊,更是去攻擊基層社會,讓市民對立起來,甚至瀰漫著「非我族類」法西斯味道,在「民主自由」的偽裝下,把意見相左者「清洗」出去,由示威者定義誰才是「香港人」。與此同時,又把自身完全附庸在西方勢力介入的想像之下,就像黎智英對示威者的洗腦:「香港正在為美國而戰」、「抗爭有美國撐腰」,他還在《蘋果日報》撰文向美國喊話:「你們有義務支持我們」、「你們義不容辭」云云,港人和香港社會的主體性早已蕩然無存。因此,究竟是誰在剝奪香港年輕人的未來?誰在竊奪香港人的自主性?答案應該不證自明。

香港回歸已經22年,「中國香港」既是現實也是事實,在當前的國際格局下,西方勢力想要「亂港」,以此做為遏制中國崛起的棋子,但想要奪取香港的主權或治權,根本是不切實際的幻想。川普在香港問題上的反反覆覆,一下稱香港示威是「暴動」(riots),一下肯定習近平表現得非常負責任、「不認為中方有所阻止」,一下又說要安排和習近平通話、「不想看到暴力鎮壓」,美國把香港當談判籌碼,香港反對派卻把前途和命運寄託在美國身上,豈不是緣木求魚?

清理英帝國遺留的積弊

香港社會要尋求降溫、恢復理性,甚至以此機會做為社會變革的契機,讓港英時期遺留至今的種種政治社會積弊,在「去殖民化」的腳步下得到批判和清理,其第一步就是要回到「回歸」這個最大的前提,從而摸索探求現實可行的改革方案。因此,不支持這場運動的市民,不能再沉默下去,沉默無疑就是放任香港沉淪,要有所自覺與覺醒,不該讓「市民」的話語權、主體性、自主性與能動性全部被反對派綁架。而希望香港越來越好的和平示威者,也必須慎重思考「割席」的問題了,「攬炒」只會讓運動的朋友越來越少、敵人越來越多,最終走向悲劇。這才是守護「一國兩制」、「港人治港」、高度自治的根本之道。

2019.08.17

(本文原載《海峽評論》345期,2019年9月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