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灣知日派學者許介鱗 新書批判台獨缺乏主體性

文/張方遠

現年84歲的台灣著名「知日」權威學者許介鱗,近期出版了新書《台獨脈絡記》。在這本原書稿超過12萬字的作品中,許介鱗將畢生的精力投入追尋故鄉台灣的歷史,有感於目前流傳的台灣歷史與實際經歷的過程有極大差距,一再推敲台灣獨立的脈絡,結合歷史事實和世界動態,不僅批判台獨缺乏主體性,同時也為台灣的前途尋找出路。許介鱗說,他要寫的是一本「改變台灣歷史」的書,在台灣主流研究和書市之中確實顯得相當獨特且難得。

許介鱗教授近照。(張方遠攝)

許介鱗教授近照。(張方遠攝)

許介鱗1935年出生於日本殖民統治下的台灣新竹,台灣光復後的1969年取得日本東京大學法學博士學位,是戰後第一位取得該校憲法學博士的學者,並於翌年回台任教於台大政治系,曾任台大法學院和社會科學院院長。在其豐富的研究著述中,最為突出的是曾出版《戰後台灣史記》共四卷,仿司馬遷「太史公」體例,以「台史公」點評戰後國民黨自蔣介石迄李登輝在台灣統治的功過。

2001年許介鱗自台大退休後,獲聘名譽教授,並任台灣日本綜合研究所所長至今。2006年至2013年致力於「暢銷小冊」寫作,從其政治學與歷史學專業,批判在台灣大行其道的「日本殖民統治讚美論」,也對台日關係「親日」立場產生的認識誤區提出了警惕和反思。

2013年後的六年時間裡,許介鱗每年都有研究論文產出,一直到2019年回歸其人生經歷和知識學養的原點,完成了《台獨脈絡記》一書。許介鱗感慨地說,台灣知識分子不夠用功,不去了解過去,也不去了解現在,許多台灣學者埋頭研究台獨問題,但缺乏廣闊的視野,因此思想鑽牛角尖、說法人云亦云。而這本作品的價值就在於從探究和追尋日本錯綜複雜的謀略開始,釐清戰前戰後台獨的脈絡和淵源,從而改變台灣人的想法和民心。

這部書最為別出心裁之處,在於許介鱗從東南亞自歐美殖民地獨立的歷史著手,以此對照甄別出台獨缺乏自主性,以及日本的「別有用心」。許介鱗指出,太平洋戰爭時期,日本以建設「大東亞共榮圈」為藉口,宣稱援助東南亞各國獨立而發動戰爭,但實則日本乃藉此剝削各地的財富與資源,而東南亞人民識破日本的謀略,紛紛起而反抗。許介鱗以這段歷史做為全書首章,就是想告訴台獨,無論是靠美國或是日本,凡是靠著外國「援助獨立」,命運都很悲慘,國家和社會都會陷入四分五裂的處境。

許介鱗新書《台獨脈絡記》書影。(人間出版社)

許介鱗新書《台獨脈絡記》書影。(人間出版社)

毋忘日本鎮壓台灣菁英

相對於日本「援助獨立」東南亞,當時做為日本殖民地的台灣,會因為這個地位得到日本的「善政」嗎?許介鱗重點強調了發生於1941年至1945年的「台灣獨立陰謀大事件」,當時高雄旗山台灣人小學日本教師要求學生以「我們對日中戰生的看法」為題撰寫作文,學生們受到家長的影響,在文章寫道「日本會輸」、「戰爭勝利將歸中國」、「中國軍隊會打到台灣來」等等。日本特務高等警察以此違反《治安維持法》為由,發動七次大檢舉「叛亂份子」,隨後又稱是台灣人要脫離日本尋求「獨立」,經過慘無人道的刑求鎮壓,共起訴200餘人,其中不乏具有民族意識的議員、律師、醫生、地方仕紳等菁英。

許介鱗透過此事件,強調日本人如何以「造假台獨」的方式迫害台灣人民。而當今主張台獨的民進黨政府提倡「轉型正義」,卻對此事件避而不談,「不知自由和進步的正義價值在哪裡?」由此事件來看戰後的台獨發展,其日本脈絡可說是截然不同。

許介鱗說,只要看1947年二二八事件與1951年《舊金山和約》的來龍去脈,就能看出戰後日本佈置台獨的謀略。日本人為了戰爭需要,大肆搜刮台灣資源,透過皇民化運動將殖民主義包裝為「人道」的「一視同仁」,製造出虛假的「日台共同體」。日本戰敗後,趁著還握有台灣行政權的空檔,大量掠奪台灣米糧,並大量印製「台灣銀行券」,加劇台灣的通貨膨脹,成為二二八事件爆發的重要經濟因素,以此「嫁禍」給國民黨政府與台灣人民。

對日本人而言,認為戰後台灣並非「歸還」(restore)中華民國,而是「處分」(disposal)給中華民國,因此和美國共謀出《舊金山和約》。其中僅言日本「放棄」(renounce)1901年9月7日之後有關中國之特別權利與利益,據此主張台灣、澎湖等島嶼不屬於中國的「台灣地位未定論」。

許介鱗解讀,日本人存在著一種相當特殊的想法,日本雖然戰敗,台灣因而從日本「獨立」出來,但日本仍是「本家」,而台灣則是「分家」,進而有著「日台一家親」、「日台命運共同體」的連帶。因此日本和美國設定出「台灣地位未定論」,讓台灣在未來有著透過「公民投票」重新併回日本的機會。而日本在戰後巧妙躲避了戰爭賠償,以援助的名目「投資」台灣,也是在「日台一家親」外衣下的「偷天換日」。

至於該如何理解戰後國民黨政府和台灣獨立之間的脈絡關係?許介鱗說,蔣介石在國共內戰失敗,撤退到台灣建立「中華民國」獨立國家,自我定義這個系統的「中國人」才是正統的,而中國大陸則是「匪」、敵人。蔣介石為了這個「獨立國家」的存續,在政治上靠的是和美國與日本結盟;而日本為了隔離台灣島與中國大陸,也以各種方式維持「日台共同體」的體制,由侵略中國的戰犯岡村寧次組織的軍事顧問團「白團」,就是一個明證。

台灣社會為何「親日」?

提及台灣社會「親日」意識形態的形成,許介鱗認為還是得回溯到日據時期的歷史尋找答案。當時日本帝國把台灣視為南進的一份子,要為日本犧牲奉獻,將殖民地「外地性」改造為「日本內地化」,此為「日台共同體」誕生的面貌。當1960年代西方現代化理論大行其道,主張台獨的台灣人內心懷恨中國以《馬關條約》「出賣」台灣,同時美化日本殖民統治為「現代化」,自認台獨乃是接續這條現代化發展道路,這種想法至今仍在發揮影響。許介鱗批評,這就是日本作家尾崎秀樹所言,日本殖民統治對台灣人造成了「祖國喪失」與「白癡化」的現象。

回顧台灣歷史,許多台灣人民真正有主體性的行動,並非具有當下所認知的「台獨」意涵,例如馬關割台後成立的台灣民主國(定年號「永清」)、日據時期的「台灣獨立陰謀大事件」,以及起草於1964年的《台灣自救宣言》,在後來都面臨「被台獨」的命運。

看不到中國崛起的現實

然而,求索台獨的脈絡,對許介鱗來說真正目的在於找尋台灣該往哪裡走?台獨的興起,涉及的是對於國際局勢的認知,台灣人看到過去歐洲擴張、日本殖民和美國稱霸,但沒有看到其背後黑暗的一面。許多台灣人受到過去日本教育的影響,根深柢固認為「漢民族是最惡劣、最懶惰的、最無廉恥的」,因而更看不到中國崛起的事實與現實。

許介鱗舉例,今年4月第二屆「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」在北京召開,相當多國家和國際組織的領導人都參加了,一帶一路的精神是傳統人類貿易互利、交流互惠的智慧,不同於帝國主義時代列強以霸權形式對殖民地的榨取。今年許介鱗也出版了《英國史綱》最新增訂版,其中強調了英國對中國態度的轉變,允許華為參與英國5G網路非核心基礎建設,而其他歐洲大國也跟進。許介鱗說,全球局勢正在急速轉變,中國崛起、美國衰退,而美國領導的「反共聯盟」也陷入破局,「難道台灣的知識份子那麼無知嗎?」

許介鱗著《英國史綱》最新增訂版。(三民書局)

許介鱗著《英國史綱》最新增訂版。(三民書局)

回到台灣該何去何從的問題,許介鱗認為台灣當政者說的「維持現狀」完全是一場騙局,台灣只能奴才式地緊抱美國的《台灣關係法》,如果美國不甩你、不理你,台灣該怎麼辦?台獨是沒有出路的,眼前只看得到台獨、把台獨視為做官發財的途徑是死路一條。

自稱「台史公」補破網

許介鱗說,從過去、現在到未來,時間是連續的,這本「改變台灣歷史的書」,就是要改變台灣人對於過去的想法,而未來新的看法也需要改變。他化身為「台史公」,主張台灣應該扮演「補破網」的角色,盼望台灣能夠對內彌補社會撕裂、縫補兩岸鴻溝、修補中美磨擦衝突的大洞,緩和內外對抗的狀態,共同朝向和諧公平的方向,許介鱗認為這必是很多台灣人想實現的夢想。

(本文原載香港《亞洲週刊》第33卷第39期,2019年10月6日出刊。)